钉钉的两个边界叶军:再造钉钉

  浙政钉是钉钉上最大一个组织,有141万人,超过100万的日活,而我在做浙政钉的过程中,在好几次与客户的共创中,我们的客户帮我们找到了边界,他们认为:钉钉首先应该去做一些最基础的,与业务无关的,通用的能力。

  所谓跟业务无关,是指:没有行业化的特征,因为在钉钉的生态里,每个行业都已经有一些公司,我们不能去跟他们竞争。

  钉钉上其实已经有不少低代码公司,像氚云,轻流,简道云等,但为什么还要做呢。

  观点也很简单:第一,我们不拒绝已经存在的低代码平台,也支持他们,但我们的原则是:要介入到非行业化特征的基础平台的能力,而低代码平台,天生是一个aPaaS,算是一个典型的与业务逻辑无关的平手机设置位置台,它架设在云上,而云和业务逻辑也无关,我们也跟钉钉里这些低代码公司聊过,这个市场非常大,做应用级市场不可能有一家公司就全做完了,他们也非常认可,所以,这是第一个边界。

  第二个边界是:如果某一业务对行业有重大改革意义的,我们应该进,这样才能加速行业的变革,然后变到一定程度,我们有可能让出来,但在行业数字化的早期,我们进去,可以帮助生态提速更快。

  对于白领,可能会觉得打卡很烦,但对于农民工,打卡非常重要,因为它解决了农民工劳有所得的问题,包括各种安全问题,所以,它是行业里要解决,但以前没解决,或是解决起来代价太大了的问题。

  叶军从阿里企业智能事业部来到钉钉,移动位置调试半年多以后担任钉钉总裁,阿里对钉钉寄予厚望,云钉一体战略,更是要“整合集团所有相关力量,确保战略全面落地,”。

  在云钉一体中,阿里云是类似水电煤的算力基础设施,钉钉是新时代的“Windows平台”,二者构成一个整体,帮助企业开发数字时代的所有管理和业务应用,这相当于在过去协同办公工具的基础上,再造一个钉钉。

  钉钉变革是一块硬骨头,叶军被认为是啃下这块骨头的最佳人选,他是阿里历史上第一位计算机博士,经历“根正苗红”,2006年实习即入阿里,至今15年,负责钉钉前,他在阿里第一个提出“组织数字化”,亲历了这家组织从2万人到几十万人,从IT(信息技术)到DT(数据技术)的数字化转型。

  70后的叶手机软件调试军,性格温和,兼容性强,被外界认为是“地才”型的能力整合者,不过,在钉钉大开大阖的组织和业务调整之时,赛道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,竞争对手开始扩大战果。

  云钉一体战略落地一年后,钉钉今天在杭州召开未来组织大会,宣布用户数破5亿和“两个数字化”战略,这是继今年1月宣布用户数破4亿后,短短9个月时间,钉钉用户量再上一个台阶,疫情红利消退,钉钉依然保持高基数之上的增长,实属不易,这背后,是钉钉从“做大规模”,到“做深价值”的关键转变。

  9月底,《砺石商业评论》在杭州钉钉总部见到了叶军,我们和他长聊数小时,探讨了钉钉变革的战略与路径,阿里如何看待产业互联网,未来十年的数字化机会等话题。

  

没有回应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Magicsoft官博-位置调试工具、手机微信朋友圈钉钉打卡/安卓/iPhone苹果版安装使用教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