钉钉6.0意欲何为及钉钉“战疫”中军

  钉钉在2013年经过和复星集团的共创之后,逐步在中国的中小企业市场站稳脚跟,形成实力强大的在线办公一哥位置,应该说阿里的战略眼光从来都是非常老辣的,做不做得成是一回事,但是敢于投入从0到1开始捣鼓一个东西还是勇气可嘉的,这方面腾讯相比之下就是一个只会打防御战的巨头了。

  在经过长达数年的集团巨额投入之后,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储备以及客户覆盖面,在2020年的疫情期间钉钉迎来了大爆发,DAU据官方统计达到了1.5亿,用户4亿,这即便放在消费端toC的一个app也是极为了不起的数字,更何况是toB的应用软件。

  钉钉的出身:。

  是服务于企业主的,所以对于员工就不够友好,无处不在的钉一下和推动让人窒息,这样没办法,手机设置位置钉钉诞生之初就必须在老板和员工之间二选一,到底服务于哪一边需要投票说明,钉钉毅然选择了老板,让老板爽,让老板充分发挥控制欲和推动力是这款app的精髓,所以后期钉钉不断改变slogan,5.0时候说是要服务于人就是希望矫枉过正,给与员工端一些尊重和和谐,在这款软件本身,钉钉不能说不好用,但是基本是功能的叠加和覆盖,需要啥就给你啥,在产品设计哲学上是缺失的,这方面钉钉的两个友商是具备产品设计灵魂的:。

  企业微信:人找信息,可以连接个人微信这个大杀器。

  一大波被称为“熊孩子”的小学生们,集体去应用商店给钉钉打一星好评,“一星事件”迅速让钉钉冲上微博热搜,红出圈。

  钉钉不得不通过各种方式“在线求饶”,钉钉在B站上发了一条被打了满分移动位置调试的求饶视频,“少侠们,是在下输了,被选中我也没办法,请不要打一星了……”。

  毫无疑问,钉钉是这个疫情假期最红的App应用,下载量甚至压过了微信,跃居Appstore免费排行榜第1名的位置。

  钉钉CEO陈航在见面会上,针对小学生打一星好评的事,有一个很好的回应,“小孩子天性喜欢玩,要是我小时候天天上网课,说不定我也很讨厌这件事情,也会打一星,”。

  陈航说,钉钉会努力做好在线课堂,虚心接受小朋友们的意见,把寓教于乐,快乐上课的经验贡献给中国所有的班级和学校,“希望到那时,小朋友们能够把五星一次付清,”。

  军事术语中,一场大的战役,会分前军,中军和后军,前军,为大部队探路,中军,就是主力大部队,后军,运送粮草辎重。

  手机软件调试这场全民“战疫”行动,阿里系的钉钉脱颖而出,以意想不到的方式,承载了全国超过5000万学生“在家上课”,服务超过2亿人“在家办公“,支撑全国30多个省份,数百个城市搭建数字防疫系统,码上复工系统……。

  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是,为什么是钉钉,为什么在疫情的极限施压之下,这么多学校,老师和家长都选择了用钉钉上课。

  作为一个长期关注钉钉的商业观察者,我觉得钉钉能够脱颖而出,一点儿都不奇怪。

  这几年,钉钉一直就是一个并不张扬,憋着一股劲儿,埋头苦干的优等生。

  了解钉钉“身世”的人都知道,钉钉脱胎于阿里巴巴一个失败的社交产品“来往”,不服输的团队在马云的湖畔花园另起炉灶,选择了办公社交这个垂直领域,尝试从“侧翼”包抄,逆袭。

  

没有回应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Magicsoft官博-位置调试工具、手机微信朋友圈钉钉打卡/安卓/iPhone苹果版安装使用教程